坐拥百万粉丝,日更上百个视频,B站”搬运一哥”什么来头

原创 PC4f5X  2021-02-02 12:11 

你敢相信吗?

B站2020年播放量最高的UP主,不是粉丝千万的“老番茄”,也不是B站粉丝最速传说“罗翔说刑法”,竟然是一个平平无奇营销号——“卧龙寺”。

B站民间甚至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哔哩哔哩,又名:B站,又名:卧龙寺APP。看视频,我只上卧龙寺APP(bushi)

世界的尽头是不是铁岭果酱妹不知道,但B站的尽头很可能就是“卧龙寺”!而最近“卧龙寺”最近停更的消息,更是引来了超过80万粉丝前来“送别”以及发出百万贺电,上万粉丝在留言区中表达不舍

啊这,这“卧龙寺”究竟是什么神仙搬运号?

“卧龙寺”以高质、大量地搬运沙雕视频闻名于B站,截止发稿日期,“卧龙寺”的B站粉丝数已达100.5W,播放量超24.9亿,获赞数达6961.2万(拥粉千万的B站一哥“老番茄”的播放量也才15.6亿)。

“卧龙寺”搬运的都是国内外其他平台的视频,有些营销号会“费心”剪去片头片尾、马赛克logo,但卧龙寺真就原封不动搬过来,视频长则几分钟,短则十几秒,视频的标题和tag都十分合适,有时候UP主本人还会在留言区中回复用户。

账号从2018年4月22日开始更新,两年多来更新了30781条视频,停更前的1月20日,一天就更新了116条视频(但这并不是阿龙的最高纪录),视频的更新是以分钟、甚至以秒计算的,用户看视频的速度还没更新的速度快,真·生产队的驴都没有UP主勤劳。

▲ 更新太快,连检测卧龙寺更新进展的爬虫都跟不上

在B站的推荐模型变成算法推荐后,只要无意中点中卧龙寺的视频,用户的首页推荐很快就会被卧龙寺的视频淹没,有很多没有关注卧龙寺的B站用户反映,他们2020年竟然无意中已经看了几百条卧龙寺的视频,甚至很多用户的年度UP主就是卧龙寺。

而跟据UP主“视觉对比”制作的《B站UP主总播放量比较》,“卧龙寺”的总播放量在全站排名第七,前6名都是官方频道。

当然,卧龙寺频繁的刷屏也引起了部分用户的反感,他们表示:无论在首页推荐中点多少次“不感兴趣”,一段时间后,“卧龙寺”的视频照样会出现在他们的首页(也有很多用户从反感到慢慢喜欢上“卧龙寺”,甚至产生了要把“卧龙寺”送上百大的梗)。“卧龙寺”也有想到有用户可能会不喜欢自己,甚至提供了拉黑自己的教程。

针对用户对“卧龙寺究竟有没有收益”这个疑问,“卧龙寺”在20年也发出过收益截图,当时“卧龙寺”已有19万的粉丝,但收益只有0.12元,作者本人解释:“赚的0.12元是之前投的一个原创无聊图视频”。

至于用户充电产生的收入,目前共有446人为“卧龙寺”充过电,其中294人都是本月充电的(部分可能是为了纪念UP主的停更),而B站的充电收入也不是完全进UP主口袋的。

根据知乎用户“天御”(用户自称是一个UP主)的回答:B站会从中扣30%,用户从iOS、安卓、PC三端的充值的扣费也不一样,如果从iOS端充值,苹果也会从中扣取30%,而安卓目前不会额外扣费。另外,如果收入超过800块,还需要扣4%的个人所得税。所以,其实卧龙寺”并没有依靠账号变现。

流量这么大、又不限流、又不变现,很多用户便开始怀疑:“卧龙寺怕不是B站的官方号吧?”虽然民间根据“卧龙寺”的种种状况,作出了实验项目、真·B站小号、有B站后台、平平无奇搬运机器人等等猜测,但卧龙寺和B站官方至今都没有回应过这个问题。

然而,在卧龙寺壮大的背后,是B站搬运营销号越来越泛滥的困境。

近年来,B站在加速破圈、商业化的同时,众营销号也循迹而至。目前来看,B站上最知名的营销号,除了“卧龙寺”外,还有“大霓奈”和“牛滑墙”,B站用户还为这些稍有名气的营销号激情赋诗一首:

1、大霓奈(67万粉丝 14.3亿播放数 4974.1万获赞数)

“大霓奈”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营销号,虽然账号主页的公告都已经写明了“每天搬运沙雕视频”,但她却能左手一个“B站知名搞笑UP主”认证,右手一个“B站官方签约女主播”称号,连主页banner都是明明白白引导粉丝怎样去直播间氪金的。

“大霓奈”是从2019年9月开始频繁更新的,每天搬运的视频不多,一天多则十几条,少则几条,现在的重心已经转向了直播方向,也有发布定制起床铃声和原声视频。一言蔽之,“大霓奈”就是典型的利用搬运视频涨粉后,引导粉丝到直播间进行变现的账号

2、牛滑墙(2.9万粉丝 2.6亿播放数 206.8万获赞数)

别看“牛滑墙”的粉丝数不高,但知道“卧龙寺”的人都知道它,能被粉丝成为B站搬运号的三巨头,“牛滑墙”还是有点东西的。

“牛滑墙”账号在2月14号曾一度被封,作者在账号被封前疯狂在其他UP主的视频下留言,暗示“卧龙寺”有B站作为后台,而自己被断流甚至被封的原因就是因为“没人罩”。

▲图源知乎用户“打破”

而就在“卧龙寺”停更后,“牛滑墙”就把之前在动态及其他UP主评论区中有关的言论删除了。1月25日,“牛滑墙”的账号被解封,并开始开通直播引流,但因为UP主在直播中裸露上身,“牛滑墙”的直播间目前已被封禁。

虽然这样看来,“卧龙寺”似乎是B站营销搬运号中清流一般的存在,但也不能否认“卧龙寺”的视频就像病毒一样无孔不入地存在在B站的空气里,甚至潜移默化地改变着B站的内容生态。沙雕搬运短视频盛行的B站,确定还是之前那个B站吗?

反对“卧龙寺”一类搬运号的B站用户和UP主,除了在意首页推荐被入侵外,更多是不忿:如果这些粗制滥造、随手搬来的内容都能获得那么多流量,我为什么还要花时间去做内容?官方凭什么给搬运号流量,却不扶持去我们这些小号?

而部分搬运号的粉丝却认为:营销号粉丝多是因为有需求,他们能提供一个集中看短视频的地方,视频质量也还不错,何乐而不为呢?

搬运号与原创UP主、不爱看的粉丝与爱看的粉丝,四者之间的矛盾就此产生。

但存在搬运营销号的平台远远不止B站,可以说,目前各平台上都存在各式各样的搬运号和营销号,而它们与平台并不是天然的敌人,平台需要它们充实平台内容,也需要它们给自己带来流量。两者之间其实是一场利益与利弊的博弈,就看平台选择先走哪一步。

而搬运号还有一个绕不开的问题:版权问题

根据12426版权监测中心发布的《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》显示:

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,12426版权监测中心对10万多名原创短视频作者、国家版权局预警名单及重点影视综等作品的片段短视频进行监测,覆盖作品量超过1000万件,累计监测到3009.52万条疑似侵权短视频。


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达到92.9%,平均每件独家原创短视频作品被搬运侵权5次;非独家作者疑似被侵权率为65.7%。

但报告中同样也有指出目前短视频维权的难点:

1、作品性质认定难;
2、短视频确权难;
3、平台治理审核机制各异;
4、权利人维权难度大(如跨国平台侵权)。

而B站和“卧龙寺”的例子中,显示出短视频搬运中另一个矛盾点:搬运号搬运了其他平台的短视频,被搬运的这个人意外在平台上大火了,后来平台方邀请了这位创作者入驻,那之前搬运号搬运的视频要不要删掉呢?

这个矛盾的选择,在“卧龙寺”身上发生了两次:谭警官“谭乔”以及“自来卷三木”。

谭警官和三木在入驻B站之前,大火的视频都是由“卧龙寺”搬运的,而B站年度报告“你最喜欢的UP主”页面中,显示“卧龙寺”的代表作品就是谭警官的视频,而“自来卷三木”更是在有“卧龙寺”搬运视频的热度打底后,入驻两月便涨粉百万。

▲图源微博用户“戈多也没有来”

B站在邀请谭警官和“自来卷三木”入驻后,并没有删掉“卧龙寺”原来的搬运视频,两位创作者也并没有前去维权,而是继续在B站上创作更多新内容(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怀疑“卧龙寺”是B站官方号的原因)。

B站与搬运号的矛盾,也是现在大多数平台与搬运号的矛盾。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,B站的搬运号问题,只是其他平台也遇到过的、在商业化中的拦路虎之一,如何去平衡搬运和原创的天平,还是要看B站日后的选择了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m-kyj.com/158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PC4f5X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